朝韩牵手,半岛和局能走多远?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5 01:26

新年伊始,朝鲜半岛局势峰回路转,南北双方互伸橄榄枝,疾步走向对话,给持续紧张的地区局势增添了些许暖意。先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发表元旦贺词强调,今年要改善“冻结”的朝韩关系,支持冬奥会顺利举行,并愿派代表团参会。

次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今年的首次国务会议上对此表示欢迎,指示统一部和文化体育观光部尽快准备南北对话方案。随即,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向朝鲜正式提议9日在板门店举行韩朝高级别会谈,提议通过板门店联络渠道磋商会谈议题及与会人士级别等具体事宜。3日,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言人称,金正恩高度评价韩方提议,指示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和体育省负责落实与韩方商谈相关事宜,并下令重启已关闭近两年的板门店联络通道,朝韩正式恢复了正式的外交沟通渠道。对于朝韩近期大踏步的缓和姿态,当事方的意图、事态对地区局势的影响和未来走向值得关注。

从朝鲜方面来说,主动改善对韩关系,其目的主要有:一是谋求以有核国身份打破外交孤立。朝鲜近几年因执意发展核导而招致严重的国际孤立,在地区和全球外交舞台上形单影只。此时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借助韩国此期间维稳求和的心理而开展外交攻势,可谓事半功倍。俟南北关系一旦改善,再以韩国为中转站,伺机发展对美关系。朝鲜在去年11月29日试射导弹后,已通过多种渠道向美国表达对话意愿。金永南在12月30日即对俄罗斯议员代表团表示希望俄斡旋促成朝美对话,随后俄外长拉夫罗夫会见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时,传达示朝与美直接对话的意愿。即使美国不理睬,至少朝韩关系改善也可以部分地离间美韩关系。二是借韩国打破经济制裁。美国主推的国际制裁已接近极限,朝鲜八成以上的出口已经被禁止,石油等战略物资的进口也锐减,外汇来源日益枯竭,国内面临的物资匮乏压力逐步显现。文在寅政府在恢复开城工业园、金刚山旅游等方面比前任保守政府有较大的灵活性,朝鲜期望借此打破极限制裁带来的经济困难。

从韩国方面看,朝鲜不断核导试验和特朗普政府的战争言论让韩国非常担心半岛局势失控,文在寅政府已多次表态反对半岛生战。文在寅属于韩国的进步政权,在理念上不排斥与朝对话,希望通过改善南北关系推动半岛局势趋缓和避免战争。为保证冬奥会这样的大型典礼顺利举行,韩国也迫切希望朝鲜不捣乱、不添乱。因此,韩方也有改善南北关系的现实需求。

因此,朝韩在冬奥会议题上进行实务合作的可能性很大。朝鲜派遣体育代表团参加冬奥会,甚至借机派高层访韩的可能性很大。朝韩在人道主义援助、民间交流、离散家属会面等议题上也有合作的空间。美韩军演延期避开奥运会的可能性也很大。若此,半岛将迎来难得的缓和期。通过与朝鲜对话,可逐步增进其对外部世界的积极认知,软化其核武立场,逐步推动半岛紧张局势转圜。

但也应看到,朝韩改善关系的限制因素很多,双方取得实质性成果的难度很大。金正恩在元旦贺词中的核导立场并没有松动,仍强调继续生产和部署更多的核导武器。韩国和其他国家在对朝政策上很难有实质性的改变,朝鲜的外交攻势难以奏效。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反对与朝鲜进行没有弃核前提的对话,主张继续对朝极限施压,对其盟国韩国的对朝接触持冷漠乃至反对的态度,韩国不可能在外交、经济上对朝提供实质性好处。韩国国内因素也制约了对朝关系的改善力度。自2010年天安舰事件至今,朝鲜因频繁核导和南北冲突,导致韩国民意上的反朝情绪大大压过亲朝情绪,韩国国内缺乏改善对朝关系的民意基础,文在寅政府不可能再像金大中和卢武铉两届进步政府那样大幅对朝援助和接触。文在寅在对朝提议对话的同时也表示,改善韩朝关系不能与解决朝核问题脱钩,而朝鲜不可能与韩国谈论解决朝核问题。

因此,当冬奥会之后,若朝韩双方不能取得实质性的合作成果,不排除朝再次进行核导试验或者卫星发射等活动,导致南北关系和地区局势再度陷入低迷。

作者:王付东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朝鲜半岛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栏目:观点中国

原创文章,版权归中国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